李碧青:歌声唱出心声 同乐日子更美

好日子跳起来

文化迪庆有传人

“春节前家家户户杀年猪,为了庆祝丰收,亲朋好友要聚在一起,唱跳阿尺木刮。其中,歌词要涉及一年365天。”2018年8月29日中午,在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叶枝镇同乐村,50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李碧青带领村民们热情奔放地表演阿尺木刮,他们骄傲地介绍:“自然万物都可以进入到阿尺木刮的歌词里。”

同乐,是孕育了阿尺木刮的千年古寨。知道我们来做客,李碧青带着同伴们到村口迎接。初秋午后的阳光下,清风和着阿尺木刮的歌声、舞步传递出快乐的心情。

“‘阿尺木刮’是傈僳语的音译,翻译成汉语就是‘山羊的歌舞’或‘学山羊叫的歌调’。”留着长发的李碧青说话像唱歌一样饱含激情。他约上两位同伴一起跟我们讲阿尺木刮的故事,一位是傈僳族纺织非遗传承人余信芝,一位是麦秆编织非遗传承人余秀芝。她们的作品是阿尺木刮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2006年,阿尺木刮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这是全村人都高兴的大事情。

“我14岁开始当羊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阿尺木刮。爬山、放羊……样样都能用歌声来表达,很有意思。”李碧青说得眉飞色舞。他先后拜过4位师傅学艺,学了10多年,学会了包括阿尺木刮在内的傈僳族歌舞。大部分,现在他的师傅已有3位不在世了。为了传承这门技艺,李碧青边学边总结边教徒弟,至今已教出四五百名徒弟,其中有二三十人可以担任领舞。

跳阿尺木刮时的衣服是特制的傈僳族盛装,他们从种棉花开始到缝制成衣服都是自己动手,而种棉花那天是要唱跳阿尺木刮的,唱出播种的心情,祈求风调雨顺、感恩自然馈赠。“棉花收获后,纺成线、织成布、裁成衣,全部手工完成,其中一条女装的裙子要做半年时间。”余信芝说,一针一线都有讲究,做出成品的时候心情非常好。

坐在她身旁的余秀芝18岁就评上了非遗传承人,但她的言语不多,手里攥着一顶小姑娘戴的尖尖帽,满脸幸福的样子。“老奶奶、老爷爷的傈僳族盛装要戴猪头帽。帽子上的配饰有玉牌、金牌、银牌、铜牌和麦秆编织牌共5种差别。以前,玉牌是山寨之王的象征,而麦秆编织牌就是普通人的服饰。”余秀芝讲起服饰头头是道。健谈的李碧青接着说,绑腿有3种,棉花做的绑腿在日常生活中用;竹子做的绑腿在挖地等劳作时用;兽皮做的绑腿狩猎时用。说着说着,李碧青又唱了起来,他爽朗地笑了:“真的是样样都能用歌声来表达,而且,只有歌声能够代表心声。”

“现在,同乐村137户592人,最大的收入来源是种植药材。另外,每年接待慕名而来的游客有几万人,大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他们边说边邀请我们到附近的余信芝家看看傈僳族纺织工具。我们顺着山势,几分钟后来到余信芝家。木楞房的外墙上居然挂着一个传统民居保护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子居然有300年的历史。满面红光的余信芝说,我们每家都有3个住处呢!一个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老宅,一个是药材基地旁的简易房,一个是山脚下、澜沧江边冬天居住的避寒屋。余信芝从屋里拿出织好的线团和几个小工具给我们看,每一样工具都是老物件,好像博物馆珍藏的艺术品。然而,这些老物件在天天劳动的带茧子的手中,依然能纺出白花花的棉线、织出粗布衣服,它们就是“活着”的非遗、就是生活的艺术品。

“来尝尝蜂蜜。”李碧青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大碗带着蜂蜡的蜜,我们用筷子挑了一小块嚼着吃,非常香甜,有一股浓浓的百花香。那一刻,忽然觉得,阿尺木刮就是像李碧青、余信芝、余秀芝这样的传承人从自然山水和日常生活中采集、酿造的艺术之蜜,其中独有的魅力是人与自然和谐之美,正如这个千年古寨的名字:同乐。(记者 储东华 熊燕 张若谷 李文君 文/图)

首页体育